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再回云村
    瞬间我就产生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画面中直播的人的的确确是我,不对,应该说是跟我一模一样。

     但是怎么可能呢,我明明就在这里啊,怎么可能会在直播中出现?但是同样恐怖的场景并没有停止,那个男人的身体伴随着剧烈的抖动之后,形容枯槁,头发花白,好像也是一下子失去了生机。

     继而,那个女人起身缓步走到了摄像头前坐下,然后就一动不动的盯着摄像头看了,那个姿势分明和我的姿势一模一样,此刻我的看着电脑屏幕就好像是在照镜子一样,一种诡异的感觉席卷全身,好像背后产生了一阵阵的凉意。

     我试探性的抬起了手,结果摄像头那边的那个“我”也抬起了手,然后我拢了一下耳边的头发,那边的那个“我”也拢了一下头发,这个诡异的场景,吓得我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这分明不是别人在模仿我,分明就是我在照镜子的感觉,我越看屏幕里的那个我,我就越紧张,越觉得诡异,我急忙转头看向了我的身后。

     只见,之前在屏幕里看到的那个形容枯槁的男人,此刻正在我的床上,奄奄一息的看着我,凹陷的双眼,一种求生的欲望在里面挣扎,这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的?

     忽然之间,那个男人起身向着我扑了过来,好像回光返照一样,此刻的他力大无穷,满眼的愤怒盯着我吼道:“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

     我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无力挣扎了,猛然之间我想起了师傅的教诲,遇到不可理解的事情发生的时候,那就说明这些事情肯定不是真的,也就是说我出现了幻觉,中了鬼惑。

     因为鬼物没有尸体,只能够通过让人产生幻觉来害人的,所以我现在好像就是这种情况,解决这种情况的方法就是强行运转灵脉的力量,搅乱自己的识海,这样就能够从这个局面里解脱出来了。

     我急忙在心里默念口诀,然后我就感觉自己眼前的景象一阵变换,果然我面前那个凶狠的男人消失了,而掐着我的手,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的手。

     我心里不禁一阵慌张,我竟然差点就把我自己给掐死了,看来又是丰都郭家的人搞的鬼,而且好像是因为某种原因,所以郭家的人不能直接出现,这才不断的使用这些小鬼来找我的麻烦的。

     我心里真是害怕到了极点,冷逸尘现在受伤了,而我师父他们有都不在了,只剩下了我和朱明我俩,现在应该怎么办呢?总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吧?

     而且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就是屠灵组织的人在和丰都郭家的人、河间王家的人联手,他们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呢?

     我想不明白,但是唯一能够相信的一点就是我是这些所有疑团中关键的点,不单单是因为我是纯阴之体,还因为我来的地方——云村。

     猛然间我就想起了我奶奶说过的话,说我和冷逸尘只见有缘分,但是也是劫数,这就说明我和冷逸尘之间肯定有着某种联系,再加上昨天那个诡异的老奶奶的话。

     说我和冷逸尘是被人算计了,老奶奶的话在我的耳边响起:“有意思,有意思,你们两个是被人算计了,阴眼有阳体没有阴魂,阳眼有阴魂却没有阳体,这个局布的有意思。”

     仔细琢磨老奶奶的话,难道是说我俩的生死弄反了?

     但是我这么胡乱的猜测显然也是猜不出个所以然来,一个大胆的想法在我的心中萌生,我要再回云村去看看去,云村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一夜无眠,因为这个丰都鬼家,明显比那些孤魂野鬼要难对付,我要是就这么睡了,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起床之后,我就去找朱明了,朱明倒是起得早,所以我就直接把我的想法跟他说了,朱明自然也是知道凶险,但是现在我已经被盯上了,在这里等着师父回来,明显就是在自掘坟墓。

     所以朱明也是点头说行,于是我俩再次踏上了去往云村的路,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我走之前就已经在房间里,冷逸尘给我的那个花下面放了一张纸条,说明了我的去向。

     漫长的路程和之前一样,没有出现什么变故,而且丰都郭家的人和河间王家的人也都没有再出现了,可能是我突然决定离开,他们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到了云村之前,朱明给了我一些符纸,说道:“念儿,你画符比较厉害,你就先画点驱鬼符吧,到时候说不定会有用。”

     我点头,然后画好了之后我俩就向着云村的方向前进了。

     云村其实是个比较偏僻的村落,要饶过一些树林,而且路途还比较崎岖,所以比较不好找,但是对于出生在这里的我来说,这其实不难找。

     但是这次却不一样了,我和朱明明明走的路程都已经足够达到目的地了,但是还是没有到,反而好像是一直在绕着一个松树林转。

     而且这个松树林我还认识,就是我们村口的那一片松树林,树林里都是坟地,记得小时候村子里死人了,都会埋在这片松树林里的。

     但是奇怪的是,不管我和朱明怎么走,都绕不过这片松树林,我急忙开启了阴阳眼,但是周围并没有什么太过诡异的地方,而且也没有什么孤魂野鬼捣乱,怎么会就鬼打墙了呢?

     就在这个时候从远处传来了一阵“突突突”的声音,我和朱明向着那边看去,就见到了两个昏暗的车灯闪烁着。

     显然是农村的四轮子,一点一点的靠近我俩了,朱明急忙上前拦住了这个四轮子,然后打听道:“大叔,这边是不是去往云村的方向啊?”

     车上坐着的是一个四十好几的大叔,一脸的络腮胡子,听到朱明打听云村之后,这个大叔的脸色明显变了,因为四轮子的噪音很大,所以惊讶的喊道:“你们去那个地方干什么啊?”

     朱明抖了抖肩上的背包,笑着喊道:“大叔,这不,这个小姑娘就是那个村子的,所以我们要回去探亲的。”

     谁知道,这个大叔听了之后差一点就从车上跌落下来,手一下子就放到了挂档上,然后警惕的看着朱明喊道:“小兄弟,你可不要吓我啊,那个村子可有个几十年没人住了,这个小姑娘也就二十出头吧,怎么可能是那个村子的?”

     朱明和我一听,脸色都是瞬间变化了,看来云村果真如朱明上次说的那样,是个死村了,而且我奶奶也早就死掉了,可是我记忆里明明不是的啊,我记得村子里的邻居还有什么的啊。

     而且上次我和朱明进村子的时候也感觉和正常的村子没有什么差别啊,难道是我和朱明的幻觉?

     我也是上前笑着说道:“大叔,我们可能是记错村子名了,我从小就出生在外地,听我家里人说老家好像在这一片,这才想着回来看看的。”

     大叔一听我这么说,脸上的表情明显轻松了,然后看着我说道:“那小姑娘你肯定是记错了,这边只有霍楼这么一个村子,你俩要是想找村子周边可不好找了,还是跟我回去吧。”

     说着大叔就让我俩上车,我和朱明对视了一眼,感觉还是有点不对,首先我不可能记错路线的啊,这边就是向着云村的,可是这个大叔也没必要对我俩撒谎啊,而且刚才大叔听说我俩是从云村来的表情,也不像是装的。

     看来这个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了,我和朱明也不能在这荒地里留宿啊,所以我俩就一起上车,跟着这个大叔走了。

     大叔很健谈,一路上一直不停的跟我俩说话,一听说我是大学生,朱明是警察,这个大叔一下子就对我俩恭敬起来了,总是夸还是上学好啊,不像这个山沟沟里,就只能靠天吃饭,没啥出息。

     说也奇怪,坐着这个大叔的车,我俩还真就很快的穿过了这片松树林,看见了前面的点点灯光,但是我能认出来,这个村子真的不是云村。

     到了这个霍楼之后我们就跟着住到了这个大叔的家里,大叔说他姓霍,我俩叫他霍大叔就行了,大叔家里人也很好客,十分热情的接待了我们。

     饭桌上我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为什么我是沿着去云村的路走的,结果却来到了霍楼这个村子,而且小时候我也没记得这周边有这么个村子啊。

     吃着饭我就问大叔说道:“霍大叔啊,你们这个村子在这里多久了啊,没看见这附近还有别的村子啊。”

     霍大叔,扒拉了一口饭,然后说道:“我们祖祖辈辈都在这里啊,这穷乡僻壤的,想去别的地方也不可能啊,不过不怎么跟外面的村子来往倒是真的。”

     朱明和我一听立马就好奇了,然后朱明问道:“霍大叔,这是为什么啊?农村人应该很好客才对啊,怎么会不跟外面的村子来往呢?”

     霍大叔,说道:“咳,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村子里的人都说,外面的村子都是鬼村,人也都是鬼变的,要是来往的话,恐怕会把鬼招进村子,但是我就不信这个邪,哪有那么多的鬼怪的。”

     其实一看也能够看出来,霍大叔是个挺热情好客的人,我就继续说道:“说的也是啊,那大叔,霍楼的人这么说有什么根据吗?”

     霍大叔匆忙咽下口中的饭,然后答道:“是有,是我们村子里的一个傻子,去的就是那个云村附近,说在一个庙里面看见了一个鬼老太太。”

     说着霍大叔,还把那个鬼老太太的样子形容了一下,但是我听完之后就震惊了,这个霍大叔说的鬼老太太,分明就是我的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