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镯子
    这个玉我师父说过是阴阳两生玉,大概就是对阴阳两边的东西都会有损害的东西,所以才会厉害无比的,不过我却没有真正的主动使用过,之前也只是有一次意外,所以我才知道这个东西这么厉害的。

     所以这次我就是故意借着要穿这个嫁衣,所以才接近墨冰的,而且我也能够知道,自己身体里的那个黑色符纸并不一般,所以肯定不会被抽走魂魄的,我也是因为有着这样的仪仗,所以才敢贸然这么决定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墨冰的身体快速的腐蚀着,师父的话逐渐的在我的耳边响起:“这个镯子不是凡物,这个镯子的玉,名为阴阳两生玉,诞生于极阴和极阳共生之地,所以它可以把死物转生为阳物,也可以把阳物转生成死物,屠灵组织的人都是魂魄附着在死尸上的,你用这个玉攻击了他,他的身体受到作用,想要复活,但是魂魄却没有复活,所以身体就会急剧的腐烂,同样的道理,这个镯子作用在活人身上,会使活人身体很快的死掉,虽然魂魄没死,但是魂魄的寄居之所已经不在,人也就死了,总之这个东西留在人间是有坏处的。”

     墨冰满脸憎恨的表情看着我吼道:“赵念儿,你竟然敢再次使用这个镯子,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这个镯子的危害之处啊。”

     墨冰的话让我的心里猛的一尘,确实师父也说过这个东西留在人间是有坏处的,可是我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是片刻,墨冰的身体消失成了一摊水,但是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墨冰还没有死,因为我身上的嫁衣也逐渐的消失了。

     我喘着粗气看着一边的张鸾,张鸾显然也是感觉到了这个镯子的不一般,张鸾眼睛里面明显闪过一道精光,直接奔着我就冲了过来。

     我心里一惊,但是我却感觉浑身没有力气,好像我的力气也是被这个镯子夺了去一般,就连继续闪躲一下自己的身体我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张鸾向着我冲了过来。

     张鸾的眼睛里明显闪过了一丝狂热,看着我说道:“赵念儿,凭什么什么方面你都压我一头,今天就要逆转了,我不但要取代你,我还要得到你的一切,包括冷逸尘。”

     喊着张鸾的手就抓住了我手上的镯子,似乎想要夺走我的这个镯子,但是张鸾明显不知道这个镯子的厉害之处,这阴阳两生镯只有纯阴之体的人才能驾驭,其他的身体碰到都会引起这个阴阳两生镯的排斥的。

     果不其然,张鸾的手在摸到这个镯子的时候张鸾才惊讶的发现,自己根本夺不走这个镯子,但是马上她脸上的惊讶就又再度变成了惊慌,因为张鸾躯体上的生机正在不断的衰退,虽然她想要收回自己的手掌,但是这个镯子上好像有一股吸力一般,吸引着张鸾的手无法离开。

     张鸾惊愕的对着我喊道:“念儿,你放过我,我不是有意的,我都是被这个墨冰逼迫的,而且你忘了咱俩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了吗?你放过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张鸾不断的对着我哀求着,但是我却感觉自己无能为力,因为我感觉自己身体里的力量好像也在被抽干,但是猛然间我的脑海里响起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声音:“想要掌控我的力量吗?”

     这个声音十分的惊悚恐怖,但是却十分清晰的在我的脑海里想了起来,就连我自己的意识都是发生了片刻的恍惚,我自己在心里也产生了对力量的渴望,而且是十分需要,因为我自己力量不足的时候就只能任人宰割。

     所以我很是茫然的就在心里回应道:“想!”

     然后那个在我心里响起的声音就变成了一阵阵怪笑声,渐行渐远的消失在了我的耳际,然后我就把镯子从张鸾的手里拿开了,我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可以掌控这个镯子了。

     手里捏着这个镯子,和我以前戴在手上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以前我总感觉这个镯子好像十分沉重,怎么戴着都不舒服,但是现在我却感觉这个镯子好像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完全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

     张鸾有点惊异的看着我,但是马上那表情再度发生了变化,张鸾的手指甲瞬间变长,向着我的喉咙插了过来,我单手一拦,随后一掌就向着张鸾的胸口拍了过去。

     张鸾的身体直接就倒飞了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后面的一个坟头上。

     我看着张鸾说道:“张鸾,你差不多了吧?我刚才已经放过你一马了,你还想要怎样?”

     张鸾十分不甘心的看着我,一副咬牙切齿的感觉,然后说道:“我就是不服气,为什么我活着不如你,我现在死了还是不如你?为什么你就获得了冷逸尘的亲临,而我就不行?为什么你有着那么高的资质,没个势力都想要得到你,但是我却不行?我不要活在你的影子里,我要取代你,去完成阴眼的使命。”

     自从刚才我答应了那个奇怪声音的要求之后,我身体的虚弱感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充盈的身体,我缓缓的走到了张鸾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张鸾说道:“你觉得现在的你还能怎么样?你还想要对我动手的话,就尽管来吧,我不介意现在就除掉你。”

     说着我的眼睛里就迸射出了阴狠的眼神,身体也是散发出了无尽的杀气,就连树林里的鸟都被吓得飞了起来,张鸾也明显被我这样的眼神吓了一跳,所以只是紧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就在我这样看着张鸾的时候,我身后的朱明忽然开口说道:“念儿!”

     我才一下子从刚才那种憎恨的感觉中清醒了过来,我都为自己刚才那样的表现而感到诧异,因为我竟然会散发出那么强烈的杀气,这在以前我的身上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我淡淡的看了张鸾一眼之后说道:“今天我放过你,算是报了咱们之前的同窗之谊,以后我可不会再这么手下留情了。”

     说着我就去看朱明去了,张鸾虽然心有不甘,但是明显也是被我刚才那样的杀气给吓到了,所以才没有什么多说的,而是一瘸一拐的离开了这里。

     我看着朱明,朱明还是十分痛苦的捂着脖子,好像还是很难受,而且我能看到朱明脖子上的黑色范围明显扩大了,我就问道:“朱明你感觉怎么样了?”

     朱明痛苦的摇着头,我想了想,然后就伸出了手,用指甲在朱明的脖子上划了一下,接着就看到了黑色的脓水流了出来,我急忙用手盖在了上面,同时调用身体里的灵力,覆盖住了朱明的伤口。

     片刻之后,朱明伤口里流出来的脓水在我的手掌心里凝结成了一块褐色的冰晶,朱明明显感觉轻松了不少,转头看向了我手里的冰晶,然后有点惊异的看着我说道:“念儿,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把那个褐色的冰晶扔到了一边,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清楚,我就是在心里感觉自己好像能够做到,所以就这样做了,可能是因为我体质特殊的关系吧。”

     朱明摸了摸伤口,好像伤口也没有太大的伤害,所以朱明就起身站了起来,看着我说道:“念儿,我怎么感觉你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然后问道:“哪里不一样了吗?”

     朱明摇了摇头,然后上下看着我说道:“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感觉有哪里不同了,你也知道我的灵觉对灵魂的感觉很敏锐的。”

     我答应了一声之后,然后看了看四周就说道:“好了,咱们也别在这里带着了,咱们还是回去吧,这里也快要天亮了。”

     朱明大概也觉得没有什么的,可能是他的感觉错了,所以也没有深入的感觉,我们就赶紧向着来时的方向回去了,我一路上就感觉朱明实在是够厉害,竟然脑袋这么好使。

     别看朱明之前一副英勇就义的英雄形象,但是被我这么一夸,还真是有点脸红呢,我俩又是讨论了一会这次事件背后的事情,就重新回到了霍楼村。

     只见霍大叔还在门口等着我们,一见到我俩回来,紧忙就说道:“哎呦喂,你俩可算是回来了,真是急死我们了。”

     我这朱明对视了一眼,然后说道:“怎么了?小轩那丫头没醒过来?”

     霍大叔急忙说道:“不是不是,你们走了不久之后就醒了,这个还真是要感谢你俩,看来你俩还真是懂点歪门邪道的,这才唤醒了我家丫头。”

     朱明和我一听这才松了口气,这要是因为我俩把小轩给害了,那可就真是罪过了,朱明就说道:“那霍大叔你这么着急是怎么回事啊?”

     霍大叔脸上焦急的神色不改,依然是看着我俩着急的说道:“这次不是我家丫头,是村里的那个傻子,他疯了,说要下天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