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惩罚
    靠在门上的我忽然一下惊醒了过来,抬头一看,发现整个屋子都是黑着的,已经到了晚上了。

     我想要站起来,才发现腿已经麻了,好久在起身坐到了床上。

     躺在床上好久,我仔细的回想了自己这些天的经历,我发现冷逸尘真的有可能就是夺命网站的最高层。

     因为之前冷逸尘也对我说过,他在犹豫,犹豫到底是让我活下去,还是要杀死我。

     如果冷逸尘真的是网站的最高层的话,他为什么要利用死亡鬼契来夺取人的寿命呢?冷逸尘看起来不像是那么残酷的人,不然他早就该杀死我了。

     想着我就打开了电脑,登陆那个夺命网站。

     网站的主页面上还是一堆的肉体缠绵的画面,看的人热血喷张的,我随便点了一个主播进去,果然一阵激烈的缠绵之后,伴随着男人的一声低沉的怒吼,那个男人的身体就逐渐的干瘪,只剩下一口气了,好像从正当年到了垂垂暮年一般。

     看来这个网站真的像是离殇说的那样,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夺取人的寿命的。

     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可不是这样的,而是正常的主播在表演,看来现在我是因为注册成了主播,所以我才能够看见这样的场面的。

     想着我就关闭着网页,转头准备去卫生间。

     但是就这么一转头,我就看见了一张满目疮痍的脸孔,烧焦的双眼在我面前瞪着我。

     我吓得一下子从椅子上跌落了下去,耳边就传来了张鸾放肆的笑声。

     张鸾的样子又重新恢复成了好看的样子,我的心里也从一开始的恐惧变成了平静,继而转变成了愤怒。

     我起身扑了过去,但是我的身体却直接穿透了张鸾的身体,我愤怒的对着张鸾喊:“你混蛋,你是我最好的闺蜜,你为什么要害我?要害我卷入到这个恐怖的网站里来。”

     我心里又是气,又是怒,眼泪都憋屈的流了出来。

     张鸾笑着笑着就把笑容收了起来,转而变成了一种我从未见过的阴狠,张鸾瞬间就到了我的眼前,单手掐住了我的脖子,长长的指甲都嵌到了我脖子的肉里:“咱俩本来就是最好的闺蜜啊,不然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会不找别人而找你呢?你知道通过这个网站你会得到什么吗?无限的寿命,那是所有人做梦都想要获得的东西啊,你不想吗?”

     我的喉咙里一阵干咳,张鸾松开了掐着我的手,拢了一下耳边的头发,嘴角微笑:“对不起,我情绪激动了,我忘了你不知道这个了,对不起。”

     “我……我知道,”我干咳了几声说道。

     “你知道?你知道难道你就不心动吗?只要这样工作几十年,王就会把我赚到的这些寿命的分成还给我,到时候我就能复活了,而且还能多获得那么多的寿命,你难道不想参加进来吗?”

     我摇头:“我就是死我也不会在直播上跟男人做那样龌龊的事。”

     张鸾冷笑了一声:“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每天都装出一副纯纯玉女的样子,男生追求你你都拒人千里之外,鬼知道你心里是有多龌龊。”

     我捂着被掐痛的脖子站了起来:“那你现在是鬼了,你看出来了吗?”

     张鸾没说话。

     我继续说道:“是,几十年后你可以带着很长的寿命复活,可是你的父母呢?他们会复活吗?”

     张鸾怒视着我:“他们对我又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谈个男朋友都管我,我夜不归宿怎么了,至于打我一顿吗?我觉得自己看见这个直播的广告真的是上天的眷顾,不但让我摆脱了烦人的父母,还让我获得了很长的寿命,我真的很开心。”

     说着张鸾收起了脸上的怒容,走到了我的身前,拉着我手,很动感情的说:“念儿,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我是为你好,你本来就没有爸妈,没什么牵挂,将来获得很多的寿命不是很好吗?咱俩将来还可以做很长时间的闺蜜。”

     我一下子收回了手:“滚!”

     “你……,”张鸾似乎有点恼羞成怒的意味,但是出人意料的她没有再伤害我,而是说道:“好,我走,总有一天你会死,不管是被别的孤魂野鬼杀死,还是被死亡鬼契追杀死,甚至有一天,你会求着我杀死你,哈哈……。”

     伴随着惊悚的笑声,张鸾的身形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我也是在心底里送了一口气,瘫软在了床上。

     我知道,张鸾没有杀我,肯定是因为冷逸尘的关系,但是她似乎还是十分想让我死,不能动手杀我,甚至想要用动情的方法让我去死,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真没想到,死掉以后的张鸾竟然会变成了这个样子,记得她活着的时候我俩在一块还是很谈得来的,至少那时候的她阳光天真,根本不会想太多东西的。

     回想着张鸾刚才阴狠的样子,我现在心里却是一阵后怕,她说的没错,说不定我今晚就会在睡着的时候被孤魂野鬼杀死,又或者那个所谓的死亡鬼契也会来追杀我。

     从刚才张鸾话中的意思能听出来,这个死亡鬼契似乎并不听从冷逸尘的命令,那冷逸尘和这个死亡鬼契到底是什么关系?难道不是冷逸尘用死亡鬼契建立起的这个夺命网站吗?但是张鸾很惧怕冷逸尘,显然冷逸尘是网站的主人。

     哎呀,想的我脑袋好乱啊,索性我就趴在了床上。

     但是只是趴了一会我就感觉背后冒凉风,我急忙起身坐了起来,点亮了周围所有的灯,小心的看着四周。

     我在脑袋里想着,千万不能睡着,不然被哪里的孤魂野鬼夺了身体都被不知道,我只是四周看了一会,就感觉更加害怕了。

     我急忙拿起手机想要给朱明打电话,但是忽然想起来是我把他赶走的,这个时候找他多尴尬啊。

     我气急败坏的把手机扔在了一边,想着不要睡着就好了。

     可是,只是一会功夫我就睡过去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感觉有一双唇在我的嘴上摩挲着。

     我迷糊了一会才一下子惊醒了过来,这才发现眼前是那张我期待已久的冷俊面孔,嘴角微微扬了一下就算笑了:“你醒了。”

     我一看,一下子哭着抱住了冷逸尘的脑袋在怀里:“混蛋,混蛋,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抱着冷逸尘的头不听的嘟囔着,把自己被一个孤魂野鬼占了便宜,还有张鸾吓我的事情都说了,哭着抱怨了好一通,才松开了冷逸尘的脑袋。

     冷逸尘面不改色看着我:“嗯。”

     我眼角挂着泪花,哭的更厉害了:“你什么态度嘛,我都受到那么大的委屈了,你就一个嗯。”

     冷逸尘没有理会我的话,反倒是直接把头贴在了我的胸前:“比起你说的这些,我更喜欢这样。”

     我一听就更来气了,一把推开了冷逸尘:“死色鬼,给我滚,再也不想见到你了,呜呜……。”

     冷逸尘忽然拿出了一个发着淡绿色光芒的球放在了我的眼前:“这就是那天骚扰你的那个野鬼,我把他炼化成了元丹,至于张鸾的话,罚了她三天不许直播。”

     我哭着看了冷逸尘一眼:“这还差不多,不然白长了那张嘴说我是你的女人了,不过张鸾的惩罚也太轻了吧,只是三天不直播而已。”

     冷逸尘摆了摆手:“一点也不轻,死亡主播一天不直播的话,就会在阴阳间的夹缝中接受极阳和极阴的蚀骨之痛,三天的话,她能不能熬过来还不一定呢。”